【张肖】明天再烦恼。一个脑洞

|・ω・`)悄咪咪的转

莫烨:

跳坑后试水,很萌的短篇。梗是我的脑洞,明天再烦恼。想用我的梗就评论,注明原梗出自宁以煌/莫烨

这个梗这么进展。就是同居后躺一块了眼镜放一起,半夜有一方要去厕所,带错对方眼镜以为自己失明了最后打算明天再去考虑这件事情。ps.现实只是带错眼镜去厕所看不见。




非常感谢我专肖陪我对戏。

修改:我[莫烨]

专肖@海獭子




前方高能。




注意警戒。

————————————————————————————————————————————————————————







  肖时钦他半夜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终于使劲睁开了转头看了眼身边还在熟睡的人模模糊糊的轮廓。

 

  只能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的一角坐起,习惯性地向床头柜摸去随意地拿起一副黑色细框眼镜歪歪扭扭的戴上,想着要起床去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张新杰被对方从床上起来的动静意外惊醒了半梦半醒的眯着眼睛看着对方急急忙忙的冲去卧室的厕所,顺手把床头柜前的台灯一开发现对方拿错了自己的眼镜就算是睡眼惺忪地也不由得弯起嘴角想知道深度近视的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肖时钦带着眼镜心里暗自奇怪着明明是戴上了眼镜,可是眼前却仍然一片模糊,脑子还是迷迷糊糊的思考着大概是还没睡醒缓缓就好,于是只好凭着印象跌跌撞撞扶靠着墙壁一步一步走着,意识总算是清醒了些可眼前的一切仍旧像是刚才一样的模糊透不进光。




  依着记忆里厕所电灯开关的所在位置按下了开关。也只是让肖时钦眼中的视野稍微明亮了些许,不得不开始怀疑起来自己到底怎么了。无论如何用力的睁大眼睛就是看不见眼前的事物,突然无故的焦虑起来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一定是视网膜剥落或者是什么眼球血管堵塞之类的眼疾,自己必须要清醒叫醒伴侣去医院处理。

 

  张新杰慢悠悠的起身拿起了闹钟确认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后,干脆又半眯着眼睛带着倦意躺回还有对方体温留下的床上。但是突然间听到了对方的在厕所的大动静,想着应该是没有开灯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撞了厕所的墙壁了吧。




 肖时钦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本就已经乱糟糟的头发,心底里深深的感觉自己以后就是个废人了。想到这里赶紧摇了摇脑袋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总算是勉勉强强的解决了生理问题以后想想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一边想着一边转身走回了床边。但是另一个声音在说:“可是你眼睛瞎了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啊!!”一阵不知所措的只能不停的安慰自己不会怎么样的一定没有事情的。我想那么多干什么!这种事情,明天再烦恼它吧。于是也理智气壮的想着,qu ni ma de,明天再烦恼。  




  张新杰没有戴自己的眼镜所以映入自己眼里的对方的样子自然只能是一团形状不规则类似于成年男性的模糊光影,之前的撞墙壁应该是肖时钦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吧。但是他精神恍恍惚惚的样子确实是不能掩盖的。等对方爬上床的时候终于决定开口问问怎么回事:“时钦,怎么了?”  




  “…你醒了?”肖时钦看着已经清醒的张新杰傻了一下补充道“嗯…感觉自己带了眼镜也看不清了。”紧皱着眉头再思考要不要告诉爱人。把戴着的眼镜摘下来放回原位,爬上床躺回对方身边,靠着床头目视前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稍微有些郁闷的对人说着:“睡吧,离天亮还早。”  

  “你有没有发现你自己带错眼镜呢。”张新杰手臂揽着人的脖颈把对方的脸轻轻捧起来低头凑了过去咬了人鼻子一口然后睁开了还带着倦意的惺忪眼睛。想了想还是把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之前是不是做噩梦了?”因为知道对方平时不是这么糊涂的人,所以看到这副样子还是觉得意外的…可爱?




  “…诶?”听了张新杰的话躺下床的身体一愣,再次回想了刚才的场景,隐隐约约似乎是觉得自己刚刚放下的眼镜是有些不同于自己的眼镜。被人揽过去咬了鼻尖动作僵了僵错开对方的眼神。“……新杰你怎么知道?的确一个不是很好的梦。明天再说吧,晚安。”于是也给了对方一个晚安吻,亲在脸上的。




  肖时钦直到明早换上了自己的眼镜才证实昨夜自己确实急着上厕所抓错了眼镜。







评论

热度(17)

  1. 海獭子振衣远游 转载了此文字
    |・ω・`)悄咪咪的转